头部banner

镢头草

出自: 2007年第5期
字体: | |


  弟弟的最后一刻是和我在一起的。尽管他已有身孕的女人正在门外不停地抽啜,他却丝毫没有让她进来的表示。他紧紧握住我的手,让我不禁联想到老虎钳咬断钢条的情形。橘红色的夕阳透过病房巨大的玻璃窗涌进来,颇有人情味地给他惨白的脸添上些色彩。柔和的秋风试探性地轻轻掀着窗侧的蓝布帘。

  “哥,我要夭折了!”

  “不,你都三十啦,早过了夭折的年龄,你就不能说你行将就木么?或者干脆说你要死了嘛。”我纠正道。我跟他对话的模式早在童年时期就成型了,即使到了生离死别的关头,也无法改变。

  “是啊,我要死了。哥,我到死也没有说过一句像样的话。”

  ……阅读全文

刊社简介 | 联系我们 | 广告刊例 | 收藏本站 | 设为首页

主办: 创作评谭杂志社 Copyright◎1997-2017

技术支持,电子版全球营销龙源
互联网出版许可证:新出网证(京)字066号
京公海网安备110108001919
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:

京ICP证060024